您的位置 首页 记录
直播广告位

抗疫放开半月日记

抗疫放开半月日记 (2022.12.16—12.31) 彭一三 2022.12.16 星期五 因为到…

抗疫放开半月日记

(2022.12.16—12.31)

彭一三

2022.12.16 星期五

因为到习水是重要文化活动,市文论家协会副主席唐燕飞通知我最好做核酸。我心想,放都放开了,还做哪样核酸。但是我昨天还是顺从地去作了,阴性,自不消说。

早上6:10起床,6:35出门,看见公汽没敢坐,怕赶不上趟儿,我这人一向是守时的,宁愿人等车,不能让车等人;打车,至高桥收费站,7:01。还好,看见一个推车小吃摊,买个油炸粑填肚皮,然后收费站门口上个厕所,时间就差不多到了约定的7:30,一行三人大家前后基本准时,7:35出发。

头天下午16:00仁遵高速通车,当代愚公黄大发剪彩。我们第一天享受上新路,别有一番喜悦滋味在心头。路旷车少,9:20就到了习水县总工会活动所在地,并没有被检查核酸。第一段活动议程是欧阳黔森代表省文联宣讲二十大,我们要等到10:00才开始欧阳黔森获鲁迅文学奖的报告文学《江山如此多娇》作品分享会。分享会11:40结束,留给作家给读者签名的时间有十来分钟。之后出门步行大约四百米左右,到了习水的一家豆花特色家常馆,12:00过几分开始就餐,我仅隔大作家一个位置。其他人还有事,我们的事情完了,12:49动车返遵,中间在习水境内一个服务区下站,上了厕所;厕所停水,脏得要死,没有关闭就好。14:22到了高桥遵松路口,我下站,等到12 路公交车来,夫人在车上等我上车,去灵鼎山殡仪馆,我们两口小学的同班同学、又是我曾经直接管理的部属红花岗区文化稽查队的郑卓珊去世。走到见礼,坐了十多分钟,招呼我抽烟我没抽,不想揭口罩。出来还坐公交12路,西安路口下,夫人另有事,我转车7路到红花岗,见老朋友刘胡子谈事,十分钟不到,事情完,坐29路回家。

12.17  星期六

因为疫情,因为天天看世界杯,都耽搁了瞌睡,从来不睡懒觉的我,睡到11:40起。午餐后又睡,三点起,然后到土地坝送东西,是人家要答谢的礼品托我转送,放的时间太久了,心想没有事,就要把这事了了,结果又喝酒,只喝了三两,回家等着看世界杯季军争夺战。

12.18  星期日

清早上,微信问候不断,关心我,说是欧阳黔森阳了,同去的遵义人也有几个阳了。我说我没事,但是我也寻思要弄个明白,午睡后就近到忠庄红花岗区妇幼保健院去查核酸,见人就排队,排了一个小时只差两三个人就到我了,一问,是查抗原,我放弃了;转而到旁边的核酸检测点重新排队做核酸,只排了半个小时就做了。从晚上8点起就不断地查看检测结果,结果一直等到凌晨1:02才知结果,阴性,舒一口气。世界杯的决赛结果看起也过瘾。

12:19  星期一

听说放开后疫情这么严重,我在纠结,到底出不出门?我还是出了门。本来我分别约的两个车都答应要送我去新蒲,但是他们都阳了。我中餐后就自己坐307路公交去新蒲,307路不到行政中心,我就在高铁站转27路去行政中心。进到市财政局问事,前后不到十分钟,出来坐公交到昆明路唯一国际站下,步行至澳门路,坐11路回。在小区门口看房中心见到姜老板和夏老五,听说我曾和“阳”者接触,吓得他们马上关门走人。

12.20  星期二

疫情,在家。朋友告知,好多人都“阳”了,我只好老实点,吃了睡,睡了吃。12月15号我们曾在金鼎镇莲池的但家湾吃刨锅汤,师院的黄教授说,现在病毒不进肺了,只在喉咙管打转转儿,喝酒正好抗病毒。几天没喝酒了,既然喝酒可以把病毒拦在喉咙管儿,晚上想起喝酒,本来只喝了四两,平时看不惯我喝酒的老婆“胀实”我,又硬给我倒了两杯,我也乘着酒兴喝下去了。她说我喝了七两,我说六七两吧。

12.21  星期三

可能昨天还是喝高了,懒得起床,睡到11:55,几十年从来没有过。感觉左边屁股骨有点痛,不剧烈,其它没什么不好。晚餐继续喝酒,把昨天剩下的酒喝了,有三两多。

询问同去习水的王会长,也阳了,他那天吃饭挨着欧阳黔森坐,我挨着他坐。我没有反应,他说,你可能还在潜伏期,潜伏期要么七天,要么至少四天。

晚上和智强通话,问他的情况,还好。他说我屁股痛可能也是反应。但是我说我就这一个点位,痛得又不剧烈,要摸着才痛,其它又没有症状。

12.22  星期四

今天冬至,9:10分出门,在菜市门口吃碗羊肉粉,不好吃,只吃了半碗就撂了筷子。进菜市,买猪脚,还有其它小菜。中餐简单,午睡,三点过起床,看电视连续剧《谢谢你医生》。等到18:15分,一边吃着炖猪脚火锅喝酒,一边收看央视二套“回家吃饭”。今天的播出是央视导演张志清老师请我推荐的遵义厨师到央视现场做干锅牛肉。操厨者是新蒲新区黔北老街周林烫皮牛肉的年轻老板喻俊灏,本来他是要约我们去新蒲黔北老街他家的周林牛肉店现场收看的,因为疫情、更因为现场做菜的他也阳了,活动取消了,我只好自己独饮三两酒。小伙子的表现还真不错,举止言语都得体,为遵义人民增了光,为遵义餐饮添了光彩。

今年的羊肉粉节因为疫情,又没搞得成,让关注的市民失望。本来苟园盆景园苟开金老总和他的合伙人预计冬至这天在高铁新城一号还房小区香韵九里山庄搞小范围的羊肉粉节,免费回馈当地乡亲3000碗,社会应酬2000碗,总计5000碗,因为疫情也泡汤了。

感言:

紧到阴起不见阳,

症状全无心还慌。

总有一天要合群,

跳坑爬坑不迷航。

12.23  星期五

早上夫妻继续进菜市,昨天和卖肉的老板预约买肉,请他们代装香肠。等着人家切肉的当儿,我去寻买抗原试剂,寻了几家药店都没有货,又穿过菜市,回到肉案点,我等着亲自看着人家按我的配方要求拌料后才离开,这前后过程有两个半小时。回家照例简单中餐,午休,三点过起床。晚餐继续吃炖猪脚火锅,图片发朋友圈,人家还惦记我前两天图片晒过的跳水菱角泡菜。又喝了三两。

12.24 星期六

晚餐的菜不好,状态不佳,只喝了二两。平安夜,我管闲事,从文化市场协会的角度突发奇想,在十点钟打电话询问几家量贩式KTV娱乐场所老板,问开门没有,问生意如何。有的说,一直没开,今天试一下,生意不好。有的说,一直开起的,生意不好。疫情害死人,餐饮是关了,娱乐场所也关了,疫情放开了,可是人们都不敢去了。不过有老板还是有信心,挨过三月兴许就好啦。我感慨,扶持文化市场繁荣应该是文化管理者的责任,现在城区文化市场呈萎缩之势,应该引起重视啊。

12.25  星期日

我们宅居在家,紧到不阳,也心慌,不晓得哪天要阳。晚餐照样喝酒,外面下小雨,老婆说出去随便买点菜,我说我去嘛,她说服侍我是她的天职,就让她去吧。她买了大小12样菜品回来,讲,——超市的人说,错,这时候去超市的恰恰是染阳的,都以为人少,其实这个时候的危险反而大了。我说没关系,阳了就解脱了。

明天有红白喜事,本来都应该去应酬,可是亲友们都劝我,不去最好,阳了不好受,还叫我进决赛,争冠军,说我已经闯了好多关,搞半天,我纠结,我是不是想得阳啊。

晚上不经意间摸了一下屁股,一点也不痛了。

12.26  星期一

听人劝,今天的红白喜事我还是没有去应酬,礼节性的用微信说明情况,发红包表达意思。但是中午我还是戴了双层口罩出门去取了一个快递,顺便买了一袋20斤的五常米回家,应该没有惹麻烦吧。反正没有任何反应,照样喝酒,只喝了二两。经打听,红白喜事场合,凡是敢去应酬的,基本上都是阳过了的。没有阳的日子还是好过,心安理得,坚持就是胜利,争取当冠军!

12.27  星期二

天气变冷,懒得起床,睡到将近11点起床,因为有冷饭,吃了当一顿就算午餐,免了早餐。

昨天今天都没有午睡。中午看完12期《剧本》政论体话剧剧本《万水朝东》,编剧孟冰真是大手笔,驾驭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举重若轻,抓大重小,场景转换,人物众多,细部出彩。两点到书房查一个资料,随便翻看,就连带整理,查看了一些旧文稿,扔掉了一些没收藏价值的,就这样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晚餐控制酒量,只喝了二两。之后把整理资料后搜集的一张从17年前中山中学校报上翻拍的旧照片和一张27年前在安顺旅居同学付波家时,他五岁小女孩倩倩给我画的惟妙惟肖的漫画像推到朋友圈。当时我就夸她画得好,回家要把它框起来。她说我吹牛;为了信守,我真的框起了的,一压柜底就尘封了这么多年。

我的老朋友刘兄弟今天是60岁生日,原计划他要在新舟老家杀猪宰鸭摆两桌,一是“羊儿”严重,二是他自己和家人都染阳,宅居在家就管不了这许多了。

12.28  星期三

昨晚半夜醒来听见小雨滴答声,看微信,有人发图片、视频,下雪了。我推窗查看,并不见雪,我知道,天气预报说是雨夹雪,我们小区地上没有铺起。早上起来再看天,雨停,有细毛毛雪丝,地上仍不见雪。窗外右前方红花岗区政府侧后的南岭公园山上,莽苍见雪,今年算是见了初雪。

早餐菜稀饭,就着昨晚剩下的一点炒蒜台肉丝,凑合着得一顿。中餐莲藕炖猪脚火锅,前天买的五常米启用,米汤竹筒蒸饭,口感还可以。

前几天委托代加工的香肠到位,人家电话通知老婆到菜市肉案点取货,我说陪着老婆去,她硬说她自己去。她这一去,先去红花岗区政府旁边的贵州银行取钱,插卡马上想起报警铃声,都是无人值守惹的祸。又到南岭公园对面的邮政储蓄银行取钱,结果工作人员全阳了,机器不听招呼,存折也被吞了,叫明天凭身份证去取。42斤净肉加工的香肠大概有30来斤吧,老婆用肉案老板的那种超市小拖车拖回到楼下,我下楼接应,她临时又改变主意,把大半转送到小区门口的快鸟驿站,直接寄往北京侄女家。我把一楼楼梯口报箱的报纸、杂志诸如贵州日报、遵义日报、每周文摘、健康时报、当代贵州、遵义杂志一大摞取回家。邮递员也阳了,几天不送邮件,报箱塞满了。杂志和大报都是赠阅的,我重点看了花钱订的每周文摘,其它随便翻一下,就去一下午。

打电话问候一下80多岁高龄的五姨、姨爹,才知他们也阳了。姨爹年届九十,已缓过气来;五姨症状还恼火,表妹们在招呼她,我只有言语安慰,还不方便去探望。回过头来我又打电话给四姨家的表弟,他们家的人也阳了,都是上班的儿子带回来染上的。四姨年近90,轻度老年痴呆,已住进家门口的养老院,情况还好。

我天天和孙女星宿联系,前几天女婿阳了,她们母女没事,今天得知,妈妈也阳了,都是上班族带回的;现在就小家伙儿没事,我告诫她注意,当然希望她平安无事。

前几天我打电话问候我的干女儿燕航,主要是关心她的老公爹,她说他们都没事,老人家现在常住中医院,没有事。今天微信上看到,燕航家里都阳了,她发烧11个小时,症状还不轻。唉,病毒,真是防不胜防。

晚餐继续炖猪脚莲藕火锅,我也自制一下,只喝了二两低度的养生酒。饭前程志军兄弟打电话给我,说是在微信上看到我一个人喝酒寂寞,他要自带好酒上门来陪我喝,我婉拒了。他又转而说叫我到家门口的鱼公馆找几个和我熟的兄弟陪我喝酒,我也谢绝了。他们虽然是阳过了的,但是我不能惹麻烦回家,我要坚持挺住,能挺一天算一天。

晚上打电话问候遵义会议纪念馆老馆长田兴詠老师夫妇,没有阳,甚好。

12.29  星期四

昨晚上睡得不好,老是担心夫人昨天下午出去兜了一大圈,会不会惹阳回家,我会不会被感染。担心是多余的,醒来并没有明显感觉哪里不好。

天气预报今天是多云,应该雪后初霁吧,可是天色不见阳光,只能算阴天。今天照样起得迟,一碗面包括了早餐和中餐。中午出门两次,一次是递东西出门给过路的儿子、媳妇,他们要去三岔方向的女儿外公家。我顺带取了夫人的快件。一点半钟他们从南白回来,带了一坨南白黄糕粑,放在门卫,我又出去取。本来下楼借此机会想抽支烟,算了,还是不要取口罩。

下午完成了市民政局社管科要求的上报文化市场协会的情况报告,微信上传。然后电话分别联系我们支部的两个支委和支部联络员,研究抓紧最后时间开展本月机关退休支部活动的事情,统一意见后,我拟就通知,发在支部群。

通   知

经今天支委会电话会议研究决定,因为疫情原因,本月支部活动定于明天(12月30日)全天以线上活动方式在群里进行。活动内容:一、学习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党组书记、部长胡和平发表在人民日报的文章《繁荣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二、支部给各位同志团拜;三、疫情防控放开常态化管理情况下,请每一个同志报告近况,大家互相关心。

请大家都互动起来!

唉,既然担负了责任,就要尽量履好职。我在五点钟的时候分别打电话给支部70岁以上的老同志,一是问候,二是提前拜早年。88岁的老会计杨太贤虽然阳了,症状已减轻。73岁的颜家其最近多病,身子虚弱,没阳就好。

我关心小孙女星宿,她说她中招了,发烧了。昨天她做核酸,结果是阴性,可是还是发烧了,还好,精神还可以,是不是阳了还难说。

同学之间是需要相互关心问候的。我们师专1977中文现在聚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要做东请客一般要大家公认的德高望重的三巨头中的两位能到场好像才够味。今天得知,三巨头谌老师、金老师、周院长都先后阳了,他们都是70好几的人了,还好,都能挺住。和我一起松散组合的“三立”工作室的潘教授,夫妇俩于两月前去腾冲度假,那边很清静,他们没有阳,想回来,又怕这边受不了。我的“不死裹到老”初中同学群里的同学发声,好多人都阳了,有的症状重,有的症状轻,有的大人娃儿都阳了。目前身边的人,还没有听说危及生命的,那就甚好。阿弥陀佛。

12.30  星期五

这两天瞌睡不好睡,老悠着身体会有什么反应,醒来又没有。看手机,全是腊八节的祝贺,悠着阴阳的纠结,全没有吃不吃腊八粥的心思,照样迟起,早餐中餐一起吃。

昨天我还在寻思,目前身边的人,还没有听说危及生命的,真是不说还好,一说就应验了。中午潘辛毅来电,告知贵州教育学院1987届中文系校友、四中退休老师王绍昌因为病毒感染引起并发症于昨天中午去世,享年73岁。绍昌老师从教经历丰富,教学水平好,艺术爱好全能,诗书画、印石、音乐、美术、摄影都有造诣,为人直率而谦和,很受人尊敬。他在今年初编了一个他用手机拍摄的遵义中心城区四时景色的美篇发给我,各章节还配有押韵的短诗,谦虚地叫我评点,我也不客气,好言对他赞美了一番,想不到这竟成了他的绝唱。

下午我例行公事把我们机关退休支部今年的总结、明年的工作计划和经费预算包括我个人的述职写了,明天发到支部群里请大家审议。

我又电话问小星宿,情况怎么样了。她还在发烧,精神没垮,看来症状暂时不重,稍许安心。

有人咨询我,近日准备办的嫁女婚事到底如期举办否,让人揪心。要办,又怕请的客到不了位;改期,疫情的事说不清楚,不知哪天是个头。我说,再观望两天吧。

晚餐,改进了一下,不再吃火锅,油煎黄糕粑配以蚝油炒西蓝花、自做香肠、跳水蒜台菱角菜泡菜下酒,又喝了两杯。

晚上,我把绍昌老师的美篇配上我附加的和他交往的悼念文字大约千字发到朋友圈,引起微友的互动共鸣。绍昌老师是迄今为止我身边亲近的熟人因为病毒染阳去世的第一人,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12.31  星期六

早上看手机朋友圈,餐馆有的今天复业,有的准备明天要重新开业;有的朋友准备出门聚友吃饭喝酒,这说明疫情情况已经在好转了。

中午接到电话,一个好兄弟的母亲过世了,相约下午三点去灵鼎山殡仪馆。我在出门之前,把双层口罩都喷了酒精,又在鼻孔搽了神龙百草膏,这是我撰写的非遗申报书项目的制剂,上可以治鼻炎,下可以医痔疮,我就试一下,看可以抵挡病毒不。夫人叫我给同学大姐带点东西到长新军港,我就坐10路公交在大连路航汽厂下站,同学老公在站牌接我,我交了东西又坐12路到灵鼎山殡仪馆。在车上我打电话给女儿,问孙女星宿的情况,说已经不发烧了,我也安了心。

到了殡仪馆,看见车都停满了,一直停到大路边;人来人往,像赶集一样;殡仪馆也有人打麻将了,看来人们都无所谓禁忌了,可以出来活动了。我坐了一个小时,没有抽烟,没有喝水,始终不揭开口罩。前前后后等到四五个要好的兄弟见面,相互寒暄,无独有偶,都是没阳的人,真是巧遇。

我搭车出来,在高桥下;永忠兄弟硬要送我回家,因为我和他是反方向,不顺路,我就不麻烦人了。我坐20路公交回家,下车先去威尼斯小区旁的工商银行自动柜员机取钱,连续插卡三台机,都显示不能取款。之后我到菜市场随便买了点小菜,还花四元钱买了二两多猪肝准备晚餐汆汤。

回家洗了手,又搽了一次神龙百草膏。晚餐照例喝了二两小酒。

今天下午出门,从海尔大道出发,基本上坐车绕了通城一圈,公交车上的人不少,但是不拥挤,乘客都有座位,应该说交通秩序也恢复正常了。今天出门也算我考察检验,了解市情,检验自己的防护水平,看到底会惹麻烦回家不;反正今天是年末最后一天,今天已经肯定没有事,保不准明天乃至后来几天会不会有事,因为听说病毒有四到七天的潜伏期。我不管这许多了,反正我抗过了糟心的2022年,今年,今天,我暂时抗疫小胜,殊为不易,庆幸自己。

跨年的钟声就要敲响,微信问候无论在朋友圈、还是对个人,问候祝福已经不断,我也祝福朋友亲人、更祝愿自己,在新的一年安康就好,保持良好心态,像兔子一样蹦跶跳跃,继续向病毒挑战,过好每一天。更希望市场复苏,大家都能安居乐业,这关乎着每家每户生计的事才是大事。阿弥陀佛。

岁末集句感言:

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泰山不要欺毫末,

颜子无心羡老彭。

O K!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88507740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83068703@qq.com

https://m.weibo.cn/u/7380102009?from=10B5095010&wm=9856_0004&sourceType=weixin&uid=7380102009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